民宿运营 | “半梦半醒”做民宿!

民宿2018-11-30 14:29:26

抱歉,这篇呼应《建民宿要做好“全科”准备》的姊妹篇如此姗姗来迟。

因为,关于民宿的话题信息量如此之大,远远超出我的预期,以至于“半文半理说民宿”之后,我用了几乎一个月时间搜集资料,从手头能查到的《人民日报》、《中国旅游报》(主要是这两个报刊),阅读近十万字的素材,才着手写这篇“半梦半醒做民宿”个人思辨性文章。供有兴趣于民宿发展的朋友参考或留言讨论。

想做民宿的人肯定善于做梦。我无数次的做梦,如果让我做家民宿,我想做家什么样的民宿。或者这样说,如果给我一周时间,我想住什么样的民宿。虽然,听起来好像不现实,但也足可以打动人心,因为没有这些思考,你就无法对做民宿再进一步探讨。我想先做几个梦。

民宿设计 | “半梦半醒”做民宿!

场景一:滇西北。去住下松赞集团旗下的客栈,尽情地呼吸高原上的风,觉得云朵离我如此之近。在阳光照耀下,你想必也是披上的云彩的衣裳。松赞的员工骑着马来接“家人”了,虽然文化程度不高,他们一点也不显得拘谨。“就像到家里好了,一切交给我们就好”,淳朴的笑脸,洁白的哈达,在纯净的天空下,幻化成兄弟姐妹般的脸庞。喝过几杯香浓的青稞酒后,你当然不会尽兴,骑上温驯的小矮马,醉倒在藏族毡房…


接下来几天松赞集团就会拿出他们的看家本领“摸着客人的需求走”,一路走一路卖,卖房间+卖线路,一揽子服务,一个旅行管家,一辆专车全程陪同,当然不光是看景区,他们会带你体验做豆腐(当然不是栾川豆腐,不一样的美味),制做民族特色的传统木碗,安排快乐的短程徒步之后,你会稍稍感觉疲惫,这时会有丰盛的藏式野餐等着你…


场景二:西北大漠。宁夏中卫市的黄河宿集公区。不光是感受下西北风情,体验下借宿牵头众筹平台下“开始吧”上线,认筹超过7700多万的民宿集群,不仅有网红民宿,还加入了先锋书店、借宿好物文创店、杂货铺、美术馆、居酒星配套体验,在沙漠享受晚餐看星、在黄河漂流坐坐羊皮筏、到戈壁探险挑战下骆驼骑行…


场景三:江南水乡。乌镇的浆声灯影自然最适应做梦,枕水乌镇享受“云上”生活。河水在静静流淌,乌篷船像没有方向的漂移,碎花格衣服的姑娘在浅吟低唱。粉墙黛瓦间你看不见的一种叫做“网络”的信号在穿行,“刷脸”入住,智能引导,语音操控、一键呼叫、一键退房,生活的便捷程度肯定看呆了古人,这里的智慧民宿已经达到500家以上,但还不过只是一个大蚌里的一些小珍珠而已,“全球智慧名镇,国际风情小镇”不是浪得虚名,他已经实现人类历史上的不可能。户年均停电时间不超过5分钟,25类供电业务“最多跑一次”,连广场舞大妈也开通“网络直播”互动,演出服淘宝“淘”的。好客的民宿主会给你现场展示他们引以为傲的智慧秘籍,这些场景,你绝对会对互联网梦一般的真实所倾倒…


这些美丽的民宿梦,来源于真实的存在。因为,这些场景都来源于报纸上的文字描述,让我如痴如迷。


这些现实中的民宿梦来源于民宿热,这个民宿热来源于市场需求。民宿作为“有温度的夜宿,有灵魂的房子”,满足了人们“在异地当回当地人”的梦想,使得“异地”成为让人想体验的旅游目的地。使民宿热成为了可能。


据数据显示,到2020年,我国民宿业的交易额将达到500亿,截止今年年初,全国民宿客栈数量达到4.2万家。在北美和欧洲,非标准住宿占整体住宿业的30%-40%。途家网显示:相较2016年,2017年途家网上民宿交易规模增长180%,2018年第一季度与2017年第一季度相比增长176%,且90%以上的经营民宿都是个体经营者。


有这样的旺盛的市场需求,以至于国务院办公厅近日印发《完善促进消费体制机制实施方案》(2018-2020),鼓励发展租赁式公寓、民宿客栈等旅游短租服务,无疑给蓬勃发展的民宿短租行业打了一个强心针,使这个“民宿梦”梦境越来越美好,越来起清晰。


一切的美梦都是奋斗来的!这句话不是唱高调,确是实实在在的大实话。


乡村振兴大幕已经开启,机会留给有准备的人。民宿是个很好的端口。建好民宿只是做好民宿的第一步,工作只完成1%。做好民宿才是剩下的99%。我认为,在民宿热的情况下必须冷静。前提是做到几个清醒:


一是要有清醒的标准。民宿是非标产品,但不是没有标准。这个标准就是“满足游客的体验需求”,关于民宿标准,我看过好多版本民宿标准,最权威的是,国家旅游局委托浙江旅游职业学院编写的《旅游民宿基本要求与评价》。对做好民宿有具体的量化与要求。硬件配套我在前篇已经分享,软件方面更是重点,这是民宿经营服务的灵魂,比如:“主人要每天参与服务接待,比例要达到主人:房间大于或等于1:5,服务人员比例达到1:0.8;公共区域为宾客提供免费饮品(2种以上)免费食品(2种以上);房名、房卡、香氛设计有特色,房间隔音效果好,窗帘遮光效果好,照明充足,光线适宜,床单、被套、枕套品质100%棉,纱支规格大于60X80s; 床垫软硬适中(知名品牌),可提供不同类型的枕头。”内容很多,我只摘取其中有代表的几条,重点是强调,想做民宿,这个标准很重要,想做“金宿”“银宿”,这是最基本的要求。


二是要有清醒的融入观念。考虑好当下利益和长远利益,做到与当地高契合度融入。现阶段而言,民宿收入来源大多是客房收入,太单一且局限性太大,不长远不持续。乡村旅游发展已经由农家乐、采摘游变为乡村度假,融入本地特色文化建立可持续的商业模式已经成为关键。现在头脑清醒,少些以后“翻烧饼”,到处找后悔药吃。


要有环保意识。这方面的教训太多,就不一一举例子了。我要说的是,乡村旅游对外来项目环保评价越来越重视,要注重从社会和文化角度与当地融合“打成一片”,而不是给当地造成冲击和破坏。比如,美国人林登。


2008年,林登一家人卖掉美国的房子在大理开了客栈喜林苑。他扎根当地10多年,和村民们“打成一片”,热心村里的公益事业、文化活动,像个村干部。成了喜洲人嘴上调侃的“洋村长”,很快,喜林苑就声名远扬,引得许多国际名流前来下榻,在国际知名旅游网站的排名靠前,成为国内民宿界的翘楚。如今,喜林苑花开三朵——在大理喜洲经营三个院落。林登说:“我这个美国人,在中国的乡村实现了梦想!”2017年,林登获得了云南省政府颁发的“彩云奖”,这是专为在云南工作的外国专家设立的最高奖项。林登告诉记者:“我已经55岁了,但在推动文化发掘和交流方面,我是个理想主义者,我会坚持不懈地做下去。”


民宿的市场认知度较为混乱,缺乏一个法定概念,导致各地对民宿的认识不一。就目前而言,众多民宿尚未取得住宿业经营许可,也还没有明确的主管部门,对民宿的开发监管都还依靠有条件的地方先行先试,具体做得怎样,主要依靠当地政府的理解和自由发挥。


不光中国如此,全世界都在摸着石头过河。读《人民日报》,介绍法国的情况:法国十余年前开始流行起来,屡见不鲜一些扰民问题安全问题,着手制定一些民宿法规,主要也靠行业自觉。法国的谚语“下榻前先了解邻居,上路前先了解伴侣”,估计说的就是民宿。比如城市民宿造成巴黎物价上涨,租房买房困难,城市空心化和人口流失,就出台规定住房变更用途得向市政府申报,一套房每年出租天数不得超过120天;城市民宿的噪音污染,部分占用公共空间、装修不合理问题,没有针对民宿做专门规定,但《公共卫生法》《环境法》、《民法》对“夜间噪音”有处罚,游客住民宿有相关提醒。


三是要有清醒的综合思维。互联网思维下,平台是制胜的法宝。除乌镇外,互联网渗透在民宿的例子不胜枚举。北京后海小金丝胡同坐落着一家民宿-“生活美学屋”。“丝事”中的时尚收纳电视柜, “灵囿”内的蘑菇梳妆台,“竹园”里的黑胡桃家具将京东的设计师品牌。在客房内,通过和整套智能系统的“指令官”京东叮咚智能音箱对话,就可以唤起房间内的智能窗帘、灯光、加湿器、空气净化器等设备,还可以问天气、订外卖,获取附近餐馆的信息。卫生间中还有一块兼具智慧语音、音乐视频播放、新闻播报等功能的智能魔镜。不止这些,这里所有软装商品全部由京东居家生活事业部提供,同时,3间客房接入了京东智能家居解决方案,如果客人体验后觉得喜欢,可以扫描产品旁的二维码下单购买,由京东送货到家。


这家由隐海运营,被京东“武装”,只能在途家网预订到的院子正是由京东、途家、隐海三方合力打造的“生活美学屋”。这个案例唤醒了民宿的经营意识:民宿不光是卖房子,可以卖的东西很多。正所谓“无界新零售,带货新网红”。


依靠IP,联手IP,无界销售,可持续的经营,将会是民宿经营的方向。


分享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