民宿设计丨困局篇:热潮中“寒流来袭”!

民宿2018-12-17 14:30:30

民宿设计丨困局篇:热潮中“寒流来袭”!

民宿设计丨困局篇:热潮中“寒流来袭”!

进入11月,民宿的入住率直线下降,平时门可罗雀,只有周末才偶尔有点生意。这让今年毅然踏入民宿圈的小黄很心慌:“客源断崖式下降,整栋房子空荡荡的,不知道接下去会怎样?”在许多业者看来,淡旺季过于明显,经营时间短是大部分平潭民宿的痛点。

事实上,小黄要面对不仅仅是如何过冬,在民宿投资一片炙热的背后,行业洗牌已经开始。有些捷足先登者已进入收获期,但对于能否继续收获却充满疑虑;而那些随风潮而来的淘金者,却发现这根本就不是一门容易赚钱的生意。

痛点:如何抵御冬季的“寒流”

冬季是旅游的淡季,游客寥寥可数。 一入冬,很多偏远的民宿就选择了闭门歇业,直到来年的三四月份才重新营业。当然,大部分仍然没有选择闭门谢客,最主要的目的是借此机会树立品牌形象。

“淡旺季太明显了,冬天没有客人,这是客观事实,改变不了。”在坛南湾开民宿的90后丁丹说,因为房子是自家的,没有租金压力,一到冬季,她就选择暂停营业,赚夏季一笔就可以。

“做半年生意”是一些民宿业者的极端做法,却也是不得已而为之。“夏天民宿生意自然不用愁。但不夸张地说,去年冬季,我们民宿一周都接待不了几个客人,人力、物力根本耗不起,因此冬天我们基本没有怎么营业。”一位民宿业者如是说。

当然,更多人是在积极想办法应对淡季。“对于冬季民宿的经营,不能用停留于有一间入住就是一间。冬季不能等客,而应该积极去推广拓客。”悠然涵舍民宿老板陈诚说,进入冬季,悠然涵舍采取网络营销方式,按区域性去推广,比如这个月主推浙江,我们就会加入当地微信、微博社群,推介好的地方、好玩的项目等,同时展示出悠然涵舍在吃住玩方面提供的优质服务,让他们来玩,住到我们家。

“在冬季,我主要是做本地人的生意。年底了,各种聚会多,我就把客栈打造成一个独具特色的活动平台。”遇海客栈主人何曌强说。

业内人士认为,民宿最大的痛点就是如何应对淡季。“这个时候就要结合自身的优势特点去思考。比如,现在大部分的民宿都设有餐厅,可以在淡季用特色餐饮,如推出冬季特色菜品来增加餐饮收入,弥补入住率的不足。此外,很多民宿还可以利用公共区域,设计一些主题活动吸引客人参与,或邀请团队来租用场地等。”

民宿设计丨困局篇:热潮中“寒流来袭”!

点击图片了解民宿“淡季”应该怎么做?

供给:不能满足多维需求

季节的因素是客观存在的,改变不了。而面对越来越激烈的市场竞争中,民宿主需要思考的是,如何赢得消费者的主观选择。

在对民宿消费者的一次抽样调查中,揭示了入住民宿动机需求的细分和多维。其中,49%的受访游客选择民宿入住的目的与优美环境相关,13.4%的游客选择入住民宿的目的是体验当地人文风俗及民俗活动;9.5%的游客入住民宿的目的是希望民宿有宾至如归的感觉;8%的游客入住民宿的目的是民宿环境使人有松弛身心的感觉。

民宿作为一种住宿产品,体验感、人情味的前提是核心产品的舒适性。相关调查显示,消费者选择民宿时,62.61%的人担心房间卫生及入住舒适度,60.51%的人担心人身与财产安全,54.82%的人担心个人隐私问题。

记者走访调查中发现,目前民宿提供的用品基本没有消毒或清洁标识,95%消防安全不到位,民宿入住舒适度,包括隔音、卫生等更是消费者时常反映的问题。舒适度是住宿产品最本质的要求,仅靠“高大上”的装修是无法实现,它需要依赖于专业化知识,需要专业性做支撑。仅凭热情构不成优质产品,“情怀”也不是无病呻吟,更不是经营者的孤芳自赏,情怀需要通过专业化的方式将每一个细节转化为舒适的产品,从而形成良好的体验感受。

然而,民宿大多是停留在野蛮生长的状态。石头房、旧木材、鹅卵石、老门窗、漂流木……民宿成为由一堆文化元素堆砌而成的建筑。一些民宿表象化、浅层化、庸俗化的处理方式,让“乡愁”成为口号,“情怀”沦为幌子。当特色化标牌下重新走向了同质化的窠臼,民宿也失去了灵魂,更丧失了最本质的特性和最具特色的魅力。

民宿消费者多维而丰富需求和现实之间的裂缝却无处不在。游客林爱萍就没能从民宿中收获她想要的心理体验。“暑假,我在平潭住过两晚民宿,一共花1000多块钱,感觉不太值,潮气很重,小碎花的被单你都不知道干不干净,住宿以外的附加服务几乎没有,花同样的钱还不如住星级酒店。”

“民宿产品要顺应消费升级个性化和高端化的需求。”资深民宿从业者马骞说,从业者一定想清楚一个问题,如果游客只是想找个地方住,星级酒店服务更规范、更可预期,凭什么来你家住?没想清楚这个问题,不要轻易进入这个行业。

渠道:OTA依赖症严重

自从民宿在中国大陆发轫以来,互联网就渗透进民宿的传播、营销链条之中。而硬币的另一面是,两者的深度绑定,也让民宿在品牌传播、营销推广等环节高度依赖于互联网,小规模、分散化经营限制之下,议价空间有限。

对于民宿来讲,目前OTA巨头基本垄断了流量。“我一年的房费收入里,10%是要交给OTA的。”遇海客栈主人何曌强说。OTA就是指那些像携程、艺龙、去哪儿、爱彼迎一样的旅游电商网站。OTA网站将线上流量导到线下,形成客流,然后从房费中抽取一定比例,抽成比例一般在10%-15%之间。

不过OTA网站确实能带来客流。很多新开业民宿,绝大部分客人就是OTA网站所带来的。“民宿不像酒店是规模化经营,单独做品牌营销成本又太大,所以普遍对OTA网站依赖度比较高,而且因为没有规模优势,议价能力不足。”民宿主小黄说,尽管要交上15%左右的房费,但很难拒绝OTA网站带来的客流。

OTA网站掌握了民宿的刚需——流量资源,所以在销售环节中,民宿的“互联网依赖症”普遍存在着。“营销手段单一”也成为了当前平潭民宿发展的主要症结之一,民宿经营者主要靠各大旅游网站如携程、艺龙、去哪儿、爱彼迎等线上预订,而通过微博、微信等渠道的自主传播推广不足。

洗牌:转让倒闭悄然开始

“95% 的民宿都在亏损!”——这是某民宿业者在接受TBO(旅游商业观察)采访时出具的说法,相较于业内流传的80%不盈利的说法更为极端。现实情况也许没有如此糟糕或者夸张,但开民宿很难赚钱、赚不了钱,短期内无法盈利是业内大多从业者共同面临的问题。

在上述的多维因素影响下,记者调查发现,民宿开始经历了一轮洗牌,有些人进来之前充满期待,进来之后才发现不是那么回事儿,看到短期盈利无望就逃离了。

经历了两年冬季的惨淡,一本青旅老板香子今年选择退出民宿行业,将青旅转给他人。“两年下来,只能是勉力维持,感觉是在浪费时间,除了所谓的情怀,什么也没有得到。”香子说,特别是现在有企业资本进入,他们可以占到很好的资源,这对个体经营来说,竞争压力特别大。

现在,每次遇到咨询想开民宿的人,香子都会问对方:准备投入多少钱?准备做几个房间?每晚客房准备卖什么价格?打算做到什么样的入住率?她希望,投身其中的人来说,需要保持足够的清醒和审慎,不要因为跟风而做民宿。民宿能在三年内收回投资的少之又少,这并不是一个可以“赚大钱”的行业。

同样选择退出的还有她的朋友魏大伟,海角恬园民宿主人。2017年5月,魏大伟和朋友合伙在坛南湾海边开了一家民宿“海角恬园”,开业时正值平潭旅游旺季到来,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让它一房难求。“夏天的时候基本入住率都有90%以上,周末更是爆满,客房量根本就无法满足需求,很多时候我们都忙不过来。” 魏大伟说,房间基本需要提前两周预定。然而,夏季火爆过后,自家民宿就进入了“冬眠”。去年一年平均下来,收入只够维持运营成本。

今年,魏大伟把“海角恬园”转让给别的团队运营,但情况依然不理想,还出现了亏损。

更糟糕的情况也来了,一些民宿已经支撑不下去了,选择了倒闭关门。比如,文中开头提到由5名大学生返乡创办的平潭最早民宿之一“印象岚岛”,去年就已经关门停业;还有几经转手,最终还是无法盈利的平潭在路上青年旅舍。“始终无法盈利,再经营下去只能亏得更多,所以就关门了。权当是一种历练吧。”在路上青年旅舍主人黄泽帆说。

民宿专家阿灿表示,民宿的年平均淘汰率大约30%,民宿三年换主人,六、七成将是这个情况。总而言之,民宿不是谁都可以玩的,绝大多数人是没有准备好,非自有资金的基本活不过三年。两件东西最要命:一是资金财务成本,一是个人时间成本。这两个不成问题,活下来不成问题。

旅游业界专家李原指出,民宿是一种新兴业态,更是一种市场化产品,因此民宿的发展需要考虑市场需求的内在逻辑,需要考虑经营的基本条件,需要计算投资与回报的关系。缺乏深入的市场论证,凭热情、靠感觉、一哄而上的“大跃进”发展方式显然背离了市场规律,必然会受到惩罚。


分享: